第0021章 借坡下驴 浑水摸鱼(二)

烽火战将  别烈  3452 字  2019-07-11 10:31 

蓝衣社的三个人对柴荣等人的举动很是奇怪,但是分析来分析去,也没有找到一个真正的答案。中年人这一连串的问题也着实让手下两员干将纳闷。

“是呀?我也纳闷呢?那个伙计怎么会帮我们呢?”柳飞燕也说道。

“我看这里一定有问题,如果我没猜错,刘志此行是不会有结果的。”中年人说。

“那组长为什么还要派他去?”柳飞燕真不能理解自己的上司明知道不会有结果的,还要派刘志去办此事。

“看来我们要做好与柴记老板正面交锋的准备了。”中年苦笑一下,又说道:“既然你我已经暴露,不如就大大方方站在柴记商行的面前,看看这个柴老板是什么反应?”

“组长,这样是不是太冒险啦?”柳飞燕问。

“越是危险,反倒更安全。从次刺杀行动中,我看的出来,柴记老板是不想让我们伤害那个日本娘们,也不想让我们受到伤害,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啥药呢?”中年人怎么琢磨也猜不透对方的心思,又说道:“先这么着,我们去会会他,探探他的底细,再作打算。”

柳飞燕也不做声,只是有所思的轻轻点一下头。

果然不出所料,刘志一无所获地回来。

“组长,柴记商行的老板是从北平回来的,在北平也是做珠宝生意,因为北平沦陷了,才来到东北,没想到在宽城子落了脚,还站稳了脚跟,现在是商会的副会长。和大野合子非常熟络,很讨这个日本娘们的欢心。”刘志把打探来的消息说了一遍。

“就这些?”中年人问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就是此人来到这里,还带来了几个伙计,那个帮你们的伙计就是其中的一个。”刘志补充道。

“这个人这么神秘,连我们都找不到破绽,真奇怪呀?”柳飞燕自言自语着。

中年人和刘志都没吭声,但中年人心里明白,既然柴记老板和伙计都出手相救,就是说明他们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如果他是汉奸的话,他应该报告给日本人,怎么会和伙计帮助自己呢,又怎么会出手帮助日本人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中年人当然不会这么快能明白这些问题了,人家柴荣是在暗处,什么是暗处?就是柴荣已经知道这些杀手的身份,也知道了他们这次来新京的目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才把自己隐藏的更好一些。而这些杀手因为过早的暴露了自己,将自己的位置摆在了明处,所以日本人才会时时刻刻的注意他们的动向,只要一有行动,就会招来围捕。

中年人只不过是这个刺杀小组的组长,论级别他只是听命行事,论本事他只是一个杀手,充其量也就是三个杀手里面的佼佼者而已。他是遵照上级的指令来完成任务的,虽然具备一定的分析能力,也许他是杀手,他的智慧和常人不一样,他的脑子里琢磨的就是怎么样才能更好的完成刺杀任务,至于其他的和他也没什么关系,都是由上级去研究分析,因此他与柴荣相比较,斗智这方面确实是嫩了点儿。但是他能想到去接触柴荣,说明这个人的思维是非常敏捷的,甚至比常人要高出许多,要不他也不会当上刺杀小组的组长了。

第二天临近中午时分,中年人决定去会会柴记老板柴荣,为了防止万一,他让刘志扮作自己随从,柳飞燕扮作自己的太太。这一切当然可以瞒住不知情的人,但是对于柴荣来说,只是小儿科的把戏,自不必过于担心。

柴记商行二楼柴荣的办公室里,复兴社三个杀手的出现,确实让柴荣有些意外。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在这些冷血杀手面前还得防一手。

柴荣对彪子使个眼色,彪子会意,暗中一抖袖口,一支两刃飞刀悄然在手,只要柴荣出声,这把飞刀就会像子弹一样飞入对方的心口。

柴荣看到三人不约而来,已经明白对方用意,却依旧笑脸相迎。

“不知这位仁兄尊姓大名?携夫人到此有何贵干?柴某愿闻其详。”

“柴老板,真是贵人多忘事哦。”中年人有些不悦,说道:“酒楼之事,柴老板怎么会这么快就能忘个一干二净呢?”

“不知仁兄,指的什么事?”柴荣疑问道。

“看来柴老板和我摆迷糊阵啊?”中年人一拍桌子,说道:“你为什么要为那个女鬼子挡一枪?”

“兄弟?这话就不对了,我怎么会知道你要杀那个日本女人呢?怎么能说我给鬼子挡子弹呢?不过赶巧了,那一枪打在了我的胳膊上。”柴荣丝毫不给对方留有 余地,说道:“这位仁兄,究竟和大野合子又什么仇恨呢?非要下这样重手?”

“因为她是日本鬼子。”中年人狠狠的应道。

“哈哈……,这个我倒是忘了。不过,满街都是日本鬼子,你不去杀,单单选中了这个日本娘们,是不是觉得这个日本娘们是个女的,下手容易啊?”柴荣话里带着蔑视,说完看着中年人。

“她是特高课行动队队长,你说她不该杀吗?”中年人强忍着柴荣的讥损,质问道。

“该不该杀是你的事儿,我也无权过问,也不想被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牵扯进去,如果这位仁兄非要问个为什么,我只能说凑巧了,实在是抱歉。”柴荣说完,又对彪子说道:“代我送送客人。”

“请。”彪子面无表情的对中年人说道。

“柴先生,既然如此,我有句话先撂到这里,最好离鬼子远一点儿,免得子弹不长眼睛。”中年人说完站起身来。

“我一个生意人,求的是财,其他的根本就不想参与。请吧。”柴荣也冷冷的回应道。

“哼!”中年人气哄哄带着手下摔门而去。

柴荣皱着眉头,端起茶,好半天也没喝,脑子里又是一阵琢磨:好家伙,这么快就找上门了。究竟是哪里露出破绽了呢?他居然能看出来我是故意挡住那颗子弹的,既然面对面,刀对刀了,这些人迟早会拿自己开刀的。柴荣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就不能和这些蓝衣社的人走得太近,新京城里便衣特务这么多,很容易被鬼子觉察出来,这次蓝衣社杀手造访,柴荣不得不给自己留一手,只好冷漠对待这些人了,难道他就不怕这些杀手给自己找麻烦吗?当然怕,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明里必须先拒绝和这些杀手来往,暗里还得防止鬼子对自己不利。其实柴荣心里还琢磨着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那些箱子,这才是让自己着急上火的地方。

不多时,彪子回来。

“今天,这些杀手能来找上我们,就说明我们已经被人家盯上了。如果他们在里面搅和,对于我们今后的行动就会不利。”柴荣和彪子交谈着。

“是呀,有他们在里面瞎搅和,就会牵扯我们一半儿的精力。队长,要不?”彪子说着就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不妥。”柴荣没同意,说道:“我想,这样行不行?你看啊,虽然找到了我们,但是并没有发现我们的真实身份,说明我们仍然在暗处。他们来这里不就是要杀鬼子和汉奸吗?就让他们去杀好了。”

“队长的意思?”彪子问道。

“他们没有目的的刺杀会有什么结果,只能打草惊蛇。”柴荣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来给他指点指点。”

“啊?借刀杀人,妙啊。这样既不暴露我们,还能除掉鬼子和汉奸,还是队长高明。”彪子竖起大拇指说道。

“其实没那么简单,要是简单,我们还用等到现在吗?”柴荣说道。

“队长,你就别卖乖子了,这里又没有别人,快告诉我吧。”彪子有些急了,催着。

“你呀,听着,我想利用他们,对鬼子和伪军进行骚扰,然后我们再来个浑水摸鱼。”柴荣想了想又说道:“也不知道这些杀手有几斤几两,能不能成事?”

“管他呢,只要目标出现,就算他们失手,不是还有咱们吗?”彪子不以为意地说道。

“能不暴露自己,最好别暴露自己,我们现在的任务,不仅仅是锄奸啊。”柴荣拍拍彪子的肩头心平气和的说道:“最近,鬼子一系列的反常行为,尤其是小南站屠杀事件,我觉得鬼子另有目的,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彪子挠挠头,说:“队长,我也不知道啊。”

柴荣盯着彪子,好半天才问道:“彪子,我让你打听的事儿,打听出来什么了吗?”

“队长,打听是打听了,可那些箱子都是日文,看不懂啊。”彪子有点遗憾的回道。

“哦?咱们这里谁懂日文?”柴荣问道。

彪子摇摇头回道:“我都问过了,没人懂。”

“彪子,去找胡老先生打听一下,看城里有没有懂日文的?咱们必须弄清楚这些箱子是干什么用的?”

“明白。我这就去。”彪子答应着就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