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5章 左右逢源 瞒天过海(二)

烽火战将  别烈  3565 字  2019-07-11 10:31 

大野合子的话让大野正雄越琢磨越不是味儿,他气的咬着牙,狠狠地挥一下拳头,好半天大野正雄的拳头“咚”的捶了桌子一下:“八格牙路。”

没多久,孙奎就赶到了特高课。

“大野司令,您找我?”孙奎摘下军帽哈着腰,小心翼翼地问道。

“孙局长,坐。”大野正雄礼貌的让着座。

“嗨。”孙奎点着头着,慢慢走向椅子。

大野正雄走到放着军刀的桌子前,顺手抽出军刀看着,漫不经心地问道:“孙局长,昨天晚上喝酒了?”

孙奎的屁股还没等挨到椅子上,就像触了电门一样“噌”一下站起来:“报告大野先生,昨天晚上确实喝酒了。”

大野正雄把玩着军刀转过身来,军刀的寒光一闪,吓得孙奎差点没尿裤子,孙奎只觉得自己的两条腿在拼命地颤抖着。脑门的汗珠子也不停地落在地上,“吧嗒”“吧嗒”地就像催命的音符,击打着孙奎的心脏。孙奎心里特明白,只要自己说错一句话,那把寒光闪闪的军刀就会刺进自己的胸膛。而且是毫无怜悯、毫无感情,他知道自己只是日本人的一条会叫唤的狗而已,自己的命是不会被日本人放在眼里的。所以孙奎此时的内心只想着,用什么话来应付眼前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有西。不会自己一个人喝酒吧?”大野正雄的目光咄咄逼人。

“嗨,是和柴记商行的柴老板一起喝的。”孙奎的声音跟哭差不多了。

“别紧张,我只是随便问问。”大野正雄看到孙奎的窘迫样子,安慰着,说:“孙局长,你和柴荣经常在一起喝酒吗?”

“啊,是啊,不,也不经常喝酒,更多的时候,我都是在为皇军做事。”孙奎搞不清楚大野正雄到底要干什么,心里一个劲儿的发慌,越是发慌嘴上就越跟不上溜,说话也支支吾吾的。

“不经常在一起喝酒,就是说偶尔在一起。”大野正雄说:“孙局长,偶尔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啊?”孙奎一下子不知道咋说了,是呀,偶尔的时候是啥时候啊。每次喝酒都是柴荣主动邀请自己的,还真不好说,孙奎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回答上来,吓得脸色都变了,一会儿紫一会儿青的。

大野正雄见孙奎如此,眼睛一瞪“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孙奎,别看你是李华堂的人,我就不敢动你。你敢和皇军作对,就是李华堂也保不住你,你的明白?”

孙奎两条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脑门上的汗“唰”一下又冒了出来。

“明白,明白。”孙奎急忙点头哈腰着应着。

“说吧,你们是怎么聚在一起喝酒的?”大野正雄怒气未消恶声问道。

“啊,每次喝酒都是柴老板约我,我们才在一起喝酒,平常,平常都不在一起。”孙奎暗暗叫苦,不就是喝酒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平常自己也喝酒,今个儿这是咋了,连喝酒都是罪过了。

“你是说柴老板主动邀请你喝酒的?”大野正雄突然之间像是明白了,又问道:“这次为什么邀请你喝酒?”

“啊?是这么回事儿。”孙奎犹豫了一下就把柴荣找他,求他让伙计当警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如实报告了大野正雄。

“有西,嗯。孙局长,这件事情对任何人都不要说起,你的明白?”大野正雄听完,点点头说:“就让他的伙计去你那里报到吧。”

“嗨。”孙奎应着,这才缓过神来,心里还一直不停为自己庆幸:我的妈呀,我这条小命终于捡回来了。孙奎真如鬼门关前走一遭,虽然自己的小命是保住了,说不定哪天眼前这个老鬼子一生气又给要回去,此时孙奎的内心别提多悲哀了。

大野正雄又和孙奎闲谈了几句,两人说话间,就有特务来报:“先生,柴记老板求见先生。”

“哦?”大野正雄惊讶了一下:“这么巧?请他进来。”

“嗨。”特务转身出去,不一会儿把柴荣让进屋,转身出去。

“柴老板,不去发财为什么跑到我这里来了?”大野正雄见到柴荣心里自是兴奋,不管怎么说,毕竟自己一直把眼前这个人当成对手来看待的,能和这样的人一斗到底,一争高下,正附和了自己的武士道精神。

而此时眼前的柴老板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沉着老练,机智敏锐,反倒是精神恍惚,神色萎靡。大野暗中奇怪着,他仔细打量着柴荣,问道:“柴先生,你的脸色不是很好,哪里不舒服?”

“啊,没有。大野先生。”柴荣慌乱的应着。

“那么,柴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大野正雄想通过自己观察找到柴荣弱点,可惜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于是问道。

柴荣吭哧瘪肚把他想让伙计当警察的事儿对大野正雄说了一遍,虽然表达的不是很流利,但意思和孙奎描述的基本一样,就是为了给自己看家护院。

大野正雄揣摩了半天,打定主意说:“没问题,明天就让你的伙计去孙局长那里报到吧。”

“啊,谢谢大野先生能体谅我的苦衷,谢谢。我一定不辜负大野先生的期望,愿与皇军共建大东亚共荣圈。”柴荣急忙说道。

大野正雄一摆手:“正好孙局长也在,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嗨。”

“嗨。”

柴荣和孙奎应道。

“大野先生,那我就告辞了。”柴荣见目的已经达到,也不想久留,是非之地言语一多容易露出破绽,于是就和大野正雄告辞。

大野正雄还真想与柴荣畅谈一番,见柴荣不愿意多谈,也没有勉强:“柴先生,请便。”

“我也回警局了,大野先生。”孙奎见柴荣要离开,忙和大野正雄打个招呼。

大野正雄点点头,见两个人离去。他抓起电话:“莫西,莫西。一郎吗?到我这里来。”

放下电话,大野正雄陷入沉思中。

“报告,父亲。”大野一郎进门就问:“父亲,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派一名中国话说的好的,明天去警察局报到,记住让孙奎保密,我们派人进警察局当警察的事情对任何人都不要说。”大野正雄又想了想说:“人找到了,先到我这里来报到。”

“嗨,父亲,为什么这样做?”大野一郎答应着又糊涂了,问道。

“你别管,去吧。”

“嗨。”

夜里,柴记商行熄灭灯火后,几个人聚在柴荣的房间里,大伙儿七嘴八舌的说着商量着事情。

“明天,二喜、富贵、发子你们三个去警察局报到,二喜是你们队长,有事儿听二喜的。”柴荣吩咐着。

“是,队长。”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应着。

“你们的任务就是努力做好警察,争取得到提拔。有什么情况要及时汇报。”柴荣看看自己的爱将,又说:“上级来了明确指示,东北抗日联军更变了番号,我们以后就是八路军东北第三纵队的战士了,我们隶属纵队总指挥部,任务就是利用现在的身份在群众中建立抗战基础,为抗日做好持久战的准备。”

“队长,这么说小鬼子还一时半会儿的打不跑啦?”

“目前来看,上级指示是这样的,我们这个小分队的队员都是各部队抽调的精英,我们的任务比在前线打仗还要重要。希望大家都做好自己的工作,为全面抗战做准备。”柴荣喝口水接着说:“消息说,国共两党在抗战中建立了统一战线。”

“好事呀。”彪子兴奋的说。

“先不要高兴太早,蒋介石是不得已而为之,对我们共产党,他依然会进行围剿的。不断的制造矛盾,制造摩擦。他这样做, 对我们共产党即将展开的全面抗战十分不利。新京里,有我们,也一定有国民党的人,因此我们只有把自己隐蔽的更好更安全,才能有效的打击日寇。”柴荣说完,看看大家,起身走向窗口,望着在昏暗灯光笼罩的街面,头也不回对大家说:“日伪特务已经撤销了对咱们的监视,小南站的事情算是过去了,但是大家不要放松警惕,日本特高课虽然撤销了对咱们的监视,我怀疑他们会有更大的阴谋。”

柴荣回到座位坐下,又说:“老肖那边接到了上级的指示,说国民党复兴社特务处处长戴笠已经派来暗杀小组,不仅针对鬼子和汉奸,我们这里的地下党也可能是暗杀对象,彪子通知小六子转告老肖,停止一切活动。”

“是。”彪子一刻也不敢耽搁,急忙离开。

“今后我们的任务会更加艰巨,今后我们面临的两个势力都是对我们不利的,一定要谨慎。”说着柴荣面色沉重下来。说心里话,日本人可以防范,只要伪装的好就不会出问题,可是戴笠的那帮家伙就难说了,这些杀手要杀的不仅仅是日本人,汉奸。共产党人也是必杀的。自己是共产党自然躲不过去,即使伪装成功了,也是一名汉奸,还是躲不过去。自己的人知道不是汉奸,可这些特务处的杀手不知道啊,这两个身份占了任何一个都对这支敌后力量不利。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