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8章 随棍而上 打草惊蛇(二)

烽火战将  别烈  3388 字  2019-07-06 16:52 

柴荣听完孙奎的话,心里着实惊讶的很,他怎么也没想到特高课里还有这样厉害的人物。他对自己的侦察力不够深深的自责着。酒桌上,富豪商贾们在吆三喝六地划着拳,而大野正雄一伙人,只是目无表情的低头吃菜,酒很少动,偶尔和柴荣搭讪一两句,都是无关紧要的题外话,只有那个大野一郎的鬼眼珠子一直没离开过柴荣。柴荣已经感到一股诡异的目光射在自己的身上,恰似一把锋利的匕首刺着自己的肌肤,这让柴荣隐隐感觉到了流血的味道。柴荣一边谨慎的应付着大野正雄一伙鬼子,一边暗暗盘算着对策。好在大野正雄不怎么喜欢这样吵闹的场合,没多久就起身与柴荣作别,临走之时,大野合子还冲柴荣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待大野一伙鬼子离开,其他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和柴荣告辞离开了酒楼,最后只有孙奎那伙伪警察了,孙奎凑到柴荣耳边:“柴兄,老弟提个忠告,千万不要惹上这个小日本女人,会给自己惹麻烦的。”柴荣苦笑一下说道:“谢谢局座的提醒,我当注意和这个女人保持分寸。”

孙奎一听哈哈大笑道:“柴兄也不必多虑,说不定也是一件好事呢。哈哈……”

柴荣哪有心思听这话,忙说道:“局座,不知道喝好吃好没有?今日招待不周了。还请多多包涵。”

“哪里,哪里。今天我也看出来了,柴兄心中的顾虑,嗨……,柴兄只要不给日本人添麻烦,一定没事儿的,放心吧。好了,弟兄们,咱都回吧。柴兄告辞了。”孙奎招呼他的手下,打着酒嗝拖拖拉拉地也离开了酒楼。送走了这批瘟神,柴荣一抹脸上的汗,长长舒了一口气。缓步来到酒楼的窗前,看着外面,心里却不停的在琢磨着,想着办法。

结束了白天的喧嚣,街面上恢复了夜的宁静,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声,瞬间便消失在宁静的夜空中。街道上除了鬼子的巡逻队,还有不多的日本浪人在游走外,居民们都早早的入睡了。柴荣立即通知所有队员到商行开会。柴记商行的二楼上,围坐在桌子周围一圈人,柴荣和老肖正领着大伙开会。楼下的门旁彪子在监视着外面的动静。小院后门小四儿和二虎在盯着。

柴荣低头吸着烟,说:“今天的事我先做个检讨,我在没有摸清鬼子的情况下,贸然的做出了开这个商行的决定,又差一点暴露在那个日本女人面前,这一点我太欠考虑了。我对自己的武断行为向大伙道歉。”

“老柴呀,现在又不是该道歉的时候,我们本来对这里的情况就不熟悉,今天你能以不变应万变,足以证明你的足智多谋了。”老肖安慰道。

“老肖,本来是要把你安全的送到这里扎根,没想到今天会引起鬼子的注意,你今后的工作会极其艰苦的。”柴荣稍稍停顿了一下,看看大伙儿又说道:“事先,我对大局没有做出正确的判断,这是应该检讨的,也是我们今后的敌后工作中多应该注意到的地方。”

“对,同志们。你们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战士,和小鬼子斗争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现在我们对鬼子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今天大家看到的可能只是一小部分,根据咱们的侦查员侦察的情况看,鬼子的关东军大部队仍旧在新京驻扎着,鬼子的最高级别的官员绝不会是大野正雄,大野正雄只不过是宪兵司令,关东第三步兵旅团的旅团长谷步照很可能就在新京指挥着。这个谷步照是个将军,是溥仪的座上宾,如果他还在新京坐镇,新京这支鬼子的力量是不可小视的。那个李华堂很可能就和谷步照在一起,这对我们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是非常不利的。”老肖认真的分析着当前的情况。

“老肖,你是敌特工作的先驱,经验丰富,你说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柴荣看了看大伙又对老肖说道:“从你分析的情况看,鬼子的关东军能在新京住着不走,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从大局上看,这个傀儡皇帝并不是安心的给日本人做走狗,他想利用日本人给自己打下江山。而日本人也看出了溥仪的心思,为了防止其动作,迟迟才不把大部队开到其他战场上去的。虽然这样对我们的在此地开展工作带来了极其不利的因素,但是这个伪皇帝却牵制了关东军第三步兵旅团,延缓了鬼子的行动,这对整个抗日战争是有利的。从局部上看,我们此次的任务是潜伏和锄奸,如果这支鬼子部队不走,一定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老肖一步一步的分析着原因,也肯定了今后工作的困难性。

“经过老肖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鬼子目前还是有后顾之忧的。既然是这样,我们就可以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在这里打开一个缺口,给老肖一个立足的名分。”柴荣说道。

“老柴,你是不是有了好办法?”老肖急忙问道。

“有是有,就是太冒险了。”柴荣犹豫的说。“老肖,你在这里开个货栈,专门为柴记商行提供货物,混进新京商会,给自己找个身份,不要太显眼,让小四儿和大刘给你做伙计,小四儿机灵,大刘圆滑,加上你的经验和智慧,应该没问题的。”

“也好,那你的人手还够用吗?”

“有大胡子他们在,十来个人也成。”

“就这么定了。回头你找孙奎安排一下吧。”老肖说。

“这个孙奎也算是老奸巨猾了,很多事都没向我透露,哼,正等着我给他送钱呢。”柴荣看了一眼老肖又说道:“今天的场面,大家也看到了,孙奎在这里的地位并不高,说话也不算数,他的后面有一个特高课的大野一郎呢,这个小日本是个中国通,还会不少方言,混迹在我们周围,谁也认不出来,识不破他的真面目。况且这个人少言寡语,也不和别人交流,很少有人了解他,这个大野一郎是一个厉害角色,所以老肖你以后要多留意这个特高课,稍有不慎就会痛失全局呀。”

“嗯,明白。”老肖点点头。

“下面我分配一下工作……”柴荣让大伙都聚过来,小声的分配着任务。“具体的就这些了,有什么情况要及时汇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是,是……”

“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大家都早点休息,明天开始行动。”柴队长话音一落,大伙立即行动起来。柴队长叫住老肖:“老肖,等一下。”

老肖看着柴荣,柴队长拿出一张通行证和一张良民证递给老肖:“拿着,有了这个就等于有了身份,遇到了特务你就说是孙奎的亲戚,一时间还可以化险为夷的。”

“好,那我先拿着,你也早点休息,这支小分队的任务是非常艰巨的,既然到了这里,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老肖握了握柴荣的手,说:“我先走了,联系方式不变。”

“彪子。”柴荣喊来彪子,吩咐道:“彪子,护送老肖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是。”彪子应着就和老肖离开了。

送走老肖,柴荣轻轻推开窗户闪出一道缝向外面看去。街道上静悄悄的,除了鬼子的巡逻队,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难得有一个这么清静的夜晚,柴荣合上窗户,回到床边坐下。

四更的梆子响起,打更人一路吆喝着走远,一切又恢复了宁静。柴荣也奇怪起来,每天商行都有人监视,怎么今天开业了,倒没人注意这个商行了,连个特高课的影子都没见着一个,难道大野会对自己放松警惕?绝不可能,以自己对大野一郎的观察,这个人极有城府,怎么会放松对自己的监视呢?一定有别的什么原因,嗯一定是别的原因。柴荣想到大野一郎,心里不由得一震。

这时,彪子轻手轻脚的上来,走到柴荣身旁耳语了一番。柴荣对他摆一下手,又对彪子耳语着。彪子点着头又轻手轻脚的下楼来到门口蹲下,借着门缝向外看着。这一看,他差点喊出来,院里潜伏着两个黑影,都是一身黒行衣,黑布遮面。彪子刚要掏枪,一把大手把他按住,彪子回头一看是柴队长。柴队长用手在嘴边做个嘘的动作,又指了指二楼,示意彪子上楼。彪子点着头,鸟悄的去了二楼。柴荣看着外面的两个黑衣人。之间这两个黑衣人互相嘀咕了半天,又分别朝前后院摸过去。大约半个时辰的光景,两个黑衣人又回到前门,不知又说些什么,便一前一后搭着绳索爬上墙头,离开。

柴荣见这两个黑衣人离开,起身上了二楼。彪子正注视着外面的街道,见柴队长上来,知道黑衣人已经离开了,便问道:“队长,这两个是什么人呢?”

“看身手,是有功夫的,从行径上有点像贼,但他们什么都没拿走,这一点说明他们不是贼,难道……”柴队长说道这里暗吸一口凉气。

“他们是什么人?”彪子焦急的问着。

“日本人。”柴队长肯定的说。

“忍者?”彪子也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