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7章 随棍而上打草惊蛇(一)

烽火战将  别烈  3461 字  2019-07-06 16:52 

转眼,立夏时节。君安客栈一改平常冷清的气息,门前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一块红漆金字牌匾在二虎和六子相互把持中,高高悬挂在门沿上方,两束红绸缎顶着一朵大红花,向左右分垂下来,在初夏的暖风中,展示着它的高贵和奢华。牌匾用红绸遮盖着,如害羞的新娘,正等着有心人揭开它的盖头。伴着喜庆的唢呐声,人们都在盼望着店铺老板宣布开张营业。

彪子和大胡子分别持着一竹炮仗,只待老板一声开业致辞,即刻点燃鞭炮。

柴荣并不急于开业致辞,不时的和前来祝贺的商会人士握手寒暄着。突然一个伪警察匆匆跑到柴荣身边,敬个军礼:“柴先生,孙局长和宪兵司令大野中佐前来祝贺。”

柴荣“哦”一声,说:“欢迎欢迎。”便几步出了人群,不远处一个穿着西服扎着领带的中年男子偕同一个年轻日本女军官在孙奎的引导下正向商行走来。

柴荣急忙走过去,抱拳施礼:“不知大野先生光临驾到,柴某迎接来迟,包涵包涵。”

中年男子一挥手道:“久闻柴先生大名,今日方识真面目,幸会幸会。”

柴荣心里一惊,小子中国话说的蛮地道的,想必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了,于是柴荣说道:“大野先生过奖了,柴某不才有幸孙局长抬爱,日后还请大野先生多多赏光,好让小店蓬荜生辉呀。”

大野也是一脸的笑容:“感谢柴老板能来新京投资生意,有了像柴老板这样生意人,何愁满洲国经济不发达呢?哈哈。”

柴荣忙应道:“柴某只是尽一点绵薄之力,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大野先生请。”柴荣礼貌地让着这个日本鬼子,随后跟着进了商行,众人一溜地跟着进来。待大野在正中的椅子上坐下。柴荣又对四周的来宾一施礼:“柴某承蒙各位朋友的抬爱,在这里开了商行,今后还要仰仗各位的鼎力支持啊!”

众人一阵欢呼鼓掌,柴荣一摆手又说道:“今天是个好日子,商行很荣幸地请来了满洲国驻新京司令长官日本宪兵司令大野先生,以及驻新京特高课行动组长大野合子小姐。我代表商行表示热烈的欢迎。”一时一阵掌声。

等来宾们掌声落下,柴荣接着说道:“小弟柴荣,初来乍到,有这么多名人志士和满洲国新京宪兵部及特高课的鼎力支持,深感荣幸,下面有请宪兵司令部最高长官大野先生为商行开业大吉致辞。”掌声四起,大野正雄缓缓站起身来双手摆了摆:“首先感谢柴老板给我们带来了经济的繁荣,我衷心的希望各位同心协力,为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献力献策。同时也借柴记商行开业之际,祝我们满洲国新京的子民,在大日本天皇萌佑下,建设一个繁荣昌盛的大东亚共荣圈。”

“啪啪,啪啪”热烈掌声中,柴荣说道:“谢谢大野先生的祝辞,现在我宣布柴记商行正是开业了。”

彪子和大胡子点燃了鞭炮“噼啪……轰……”

顿时烟花四起,伴着众人的掌声在空中炫舞着开业大吉的喜庆。

待鞭炮声一停,柴荣对众人一抱拳说:“在下在荣昌酒楼略备薄酒,大家可要捧场啊。”

“好啊,好啊。”来宾们一阵欢呼。

这时,柴荣拉住孙奎:“局座,咱们可要陪好大野先生哦。”

“那是,那是。”孙奎笑的眼睛都没了缝转身对大野说道:“司令,请。”

“司令,请。”柴队长也跟着邀请道:“今日大野先生可要一醉方休啊。”

“哈哈,有西,有西。”大野一阵大笑,在众人的簇拥下,带头走出商行。

荣昌酒楼正中一张酒桌上。

柴荣,孙奎分别左右坐下,宪兵司令大野正雄和特高课行动组长大野合子坐在正中的位置上。新京商会会长刘友德和副会长牛富贵坐在对面。柴荣身边坐着一人,柴荣不认识,也没怎么说话。孙奎的上首坐着一个人,看来比孙奎级别要高,孙奎正和此人低声交谈着。大野正雄身后站着两个背着“三八大盖儿”步枪的日本兵。

柴荣仔细打量着孙奎身边的人,面生的紧,不知是何方神圣,既然能坐在这张酒桌上,想必不是一般的人,想着柴荣不由的多看了此人几眼。这时,柴荣身边坐着的这个人站起来,举着酒杯说话了:“各位各位,本人张喜才,是皇协军李司令的副手,代表皇协军和李司令,借此机会向宪兵司令大野先生及各位问好,也同时祝愿柴记商行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在下先干为敬了。”

“慢着。”没等这个姓张干杯,柴荣站起来打断了他的话:“请稍等一下,张先生。”柴荣望望大野,又看着孙奎说道:“局座,看您,这么多高朋,您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一下呢?”

“哦,呵呵。”孙奎忙站起来说:“柴老板,不好意思,是我想的不周。”说着“咳咳”干咳了两声:“下面我给柴老板介绍一下在座的来宾朋友。这位是驻新京宽城宪兵司令大野正雄中佐。”柴荣忙对大野抱拳说道:“以后要多多仰仗中佐先生了。”大野摆摆手:“有西,有西。”

“这位是新京特高课行动组组长大野合子小姐。”孙奎又介绍了大野合子。柴荣又忙说:“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哦,柴老板,对我已经是久仰大名喽?不知道久仰了多久呢?”大野合子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这个,这个。”柴荣根本没想到大野合子会在这个时候向自己发难,本是一句客套话,竟然让这个日本女人抓住了把柄,正咄咄逼人的问着自己。在一旁的孙奎见此急忙打圆场的说道:“合子小姐有所不知呀,自打柴老板进城以来,在下就已经和柴老板过了话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怎么能算久仰呢?呵呵……”大野合子呵呵笑着又说道:“原以为中国的语言文化是博大精深的,没想到不过如此吗。”

孙奎见大野合子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心里很生气,面子上还得陪着笑脸,说:“合子小姐说的是,生意人嘛,哪懂那么多的,还望合子小姐不要见怪呀。”

合子还要说什么,被大野正雄阻拦住:“好了,今天是柴先生开业大吉之日,不要那么咄咄逼人嘛。”大野合子一听也不言语了。

孙奎擦了擦脸上的汗,又接着介绍:“这位是新京皇协军张喜才副司令。”

柴荣一抱拳“欢迎欢迎。”

“这位是特高课课长大野一郎先生。”当孙奎介绍到这里的时候,柴荣才真正感觉到了今天的场面有多么大,为什么一个小小商行会引来这么多的重量级人物呢?柴荣暗暗思量着,面上却笑呵呵地说道:“非常感谢大野先生的光临,非常感谢。”

这个大野一郎既无笑容也不多言,只是点点头。介绍完,孙奎冲大家略哈一下腰就坐下。

柴荣看着孙奎,孙奎是一脸的不自在。柴荣忙说:“张司令,不好意思啦,这样吧,兄弟我陪张司令共敬大家一杯吧,算是柴某给大家陪个不是,以后柴某要是有个不对之处,还请各位多多指教啊。”

“柴老板一定要记住啊,不要做对不起大日本皇军的事呀,不然特高课的老虎凳会不客气的,呵呵。”大野合子呵呵笑着盯着柴荣说。

“多谢合子小姐提醒,柴某一定遵照满洲国的法律办事的。”柴荣嘴上说着,心里却想,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快就针对上了自己呢,是不是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呢?这个女人以后会很难对付的,一定要小心才是。

“既然柴先生能自觉遵照满洲国的法律办事,我也不多说什么了,祝你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吧,呵呵。”大野合子一口干了,笑呵呵的说:“希望柴先生能牢记自己说的话。”

“一定一定。”说着柴荣也干了。

孙奎急忙说道:“今天是个好日子,来,来,大家来个一醉方休。”

众人跟着附和,叮叮当当的碰着杯。有一个人却极少动酒杯,这个人就是大野一郎。其实在柴荣打量他的同时,大野一郎也在暗中琢磨着柴荣,柴荣何许人,为什么会来这里做生意?是真正的生意人嘛?还是另有目的?这些正是大野心里极想弄清楚的问题。

从孙奎嘴里得知,这个大野一郎和大野合子都是眼前这个宪兵司令大野正雄的子女,这父子三人掌管着新京军事和间谍活动。平时大野正雄基本都在新京宪兵司令部待着,大小事务均有大野一郎和大野合子处理,这个大野正雄十分器重新京这个特高课,尤其是对大野一郎的作用,更是倚仗。而这个大野一郎平时也是很少抛头露面的,每次出现,都是一身西装革履的,从来不着军装。况且他的中文水平要比他的父亲和他的妹妹高明的多了,还会好几种方言。孙奎说的这些着实让柴荣大吃一惊,自认为特高课是一女流之辈掌管着的,没想到特高课里还有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此时柴荣为自己的过于轻视敌人的做法,深深的自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