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5章 来者不善 树上开花(二)

烽火战将  别烈  3447 字  2019-07-06 16:52 

柴队长见水到渠成,心中早有打算,说道:“让局座费心了,不知局座对美食可有研究,柴某想请局座给推荐几道名菜,呵呵,享受享受呢。”

常在场面混的孙奎哪能听不出来柴队长话里的意思,他急忙装作谦让说道:“孙某哪有柴老板见多识广啊,不过此地倒是有美味佳肴,不知柴老板有没有兴趣呀?”

一个借坡下驴,一个打蛇随棍上,都不是一般的主儿。此时,柴队长才对孙奎有了一个定论,左右逢源老奸巨猾,日后一定是个对手。柴荣脸上带着笑意,心里却一个劲的琢磨:这小子到底不是吃货,能摸透我的心思,绝不会是个善茬。想着柴荣笑哈哈地说道:“请局座指引,柴某早就口水横流啦。哈哈……”

两人来到一家酒楼,要了个雅间,分宾主落座,柴队长接过小二的菜谱,递给孙奎:“请局座给引荐,柴某要与局座开怀畅饮喽。”

“好说,好说,哈哈……”

“哈哈……”

一桌美食佳肴,一瓶西凤陈酿,让孙奎飘飘欲仙,他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和柴队长道了别。

次日,孙奎派了一个警员,把柴队长和二虎引领到君安客栈,正是彪子夜探的那个客栈。一地破碎碗碗罐罐,七倒八歪的桌椅板凳。柴队长上上下下打量了这个客栈,心中又有了新的盘算,他叫过小警员:“回去向局座禀报,说柴某改日去登门拜访,拿着这是兄弟的辛苦钱。”说着,塞给小警员两块现大洋。小警员乐的屁颠屁颠的:“多谢柴老板,多谢柴老板。”

柴荣一摆手,小警员行个军礼离开。

柴荣让二虎雇了几个人,把君安客站里里外外收拾干净,把一楼改成绸缎铺,把二楼改成了珠宝行,又弄来一块匾,雕刻几个大字:柴记绸缎珠宝商行。用红段子扎上大花罩好。

晚上,柴荣把大伙聚在一块儿,面含微笑,对大伙说道:“商行是咱们掩护身份的招牌,就在鬼子的眼皮子底下。所以我们要行事谨慎,不要参与街面上事情。”他看了看大伙充满疑问的表情,压低声音又说道:“咱们的目的是锄掉叛徒,现在,叛徒在什么地方栖身,经常活动在那些地点,我们都是未知数。所以在没找到叛徒之前,任何人都不要参与外面的任何事,如果有行动,我们晚上九点以后再这里开会。另外,彪子今晚出城,去孟家桥接货。记住,接到货物立即运到我们的落脚点,守着货物待命。”

“是。”彪子站起来应道。

柴荣拍拍彪子的肩膀,意示他坐下,接着说道:“从现在起,我们就是商人了,商人有商人规矩,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份。大胡子就是二掌柜,虎子是小二……”柴荣一一把每个人的身份都交代清楚,并嘱咐再嘱咐。好在这些人都是个个身经百战,见过市面的,一切都不成问题了,柴荣猜放心的让大伙回去休息。

第二天上午九时,柴荣身着黑格呢料西装,头顶黑呢绒礼帽,脚下一双曾明瓦亮的黑色皮鞋,腋下夹着皮包,坐上黄包车直奔警察局。到了警察局门口,柴荣下了黄包车,掸掸身上灰尘,大步流星地走到了警察局门外。把自己的名片递给站岗的小警察,小警察看看名片,冲柴荣笑呵呵的一哈腰,说道:“柴老板您稍等,我这就给您通报去。”小警察一转身就跑进警局,不多时就跑回来,对柴荣说道:“柴老板,局座请您进去。跟我来吧。”

柴荣随着小警察就来到了孙奎的办公室。

警察局长办公室里,柴队长和孙奎分宾主落座,孙奎叫小警察泡了上等香茶,两人如多年的老朋友一般,交谈起来。

“柴老板今日登门,不知还有什么需要孙某的地方啊?”孙奎压了一口香茶,慢声慢语的问道。

“局座,还是您有眼力。不瞒您,是这样的,柴某的店铺已经装修完毕,可是进货渠道被日本人封锁了,货进不来,柴某本想大干一番,苦于无奈呀,柴某选择今日来,是想和局座商量一下日后你我发财的路,不知局座肯不肯疏通一下日本人?”柴队长直视着孙奎,心想:你孙奎要真能呼风唤雨,就会轻而易举的办到;如果你孙奎只是个贪图胆小之人,这事儿就算办不成,也不会影响我的开张大吉,此招既能探出孙奎在这个地方的影响力,又能借此机会打探出日本人在此地的城防部署,还能让自己这个名不经传的身份有机会混入上流阶层,从而打探出更多的有利于锄奸的情报。

柴队长用此计的目的,孙奎当然不会知道。但这小子忒聪明,他明白眼前的这个人在试探着自己,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利用价值。孙奎是什么人哪,哪能轻易的就放弃这个发大财的机会,他眼珠子一转,便“哈哈”干笑两声说道:“承蒙柴老板看得起孙某,孙某若不识抬举,倒显得小人本色了。”

“哈哈,局座的本事柴某不敢小视,今日之情实在是出于无奈呀。”柴队长不失时机的奉承着。

“放心好了,这事儿我会给你安排妥当的,你就等着吉日开张吧。”孙奎说道:“到时,可别忘了有孙某的一杯酒啊?”

“局座,由您在做我的后盾,还怕日后发不了大财?”柴队长又灌了一次迷魂汤,说道:“局座,人逢喜事精神爽,不如喝上几杯吧?”

“唉!不瞒柴老板,今日实在是脱不开身啊,这日本人不知又想干什么,让我们警察全部待命。”孙奎一想到到嘴的肥肉没吃着,心里万分的不满。

“局座,日本人是不是有什么大行动吧,这可是局座升官发财的好机会呀?”柴队长试探着说道。

“呸!他娘的,有好事儿还能想到我?指不定是什么替他们卖命的事儿呢。算了,不说他了。”孙奎不满地拍了一下桌子说。

柴队长一看也探不出什么口风,又怕问多了会引起孙奎的疑心,于是忙打个圆场:“局座不必烦躁,日本人的事儿应付一下就行了,何必那么认真呢?局座,既然您有公务在身,只好改日咱们再聚喽,您忙着,我这就回去准备开张的事宜,静候局座的佳音,告辞了。”

“柴老板慢走,来人呐?”孙奎冲门外喊道。

推门进来一个警察,向孙奎敬个军礼:“局座?”

孙奎一指柴老板,说:“用我的车送送柴老板。”

警察:“是。柴老板,请。”

柴队长随着警察出了警察局长办公室,出了警察局,坐上孙奎的车,回到了商行。

回到商行,柴队长立即把二虎找来。

“二虎,赶紧出城,通知大伙准备进城,然后让大胡子联系上彪子,让彪子明晚到商行来找我,告诉彪子注意行踪,别让便衣和鬼子发现。快去,注意不要打草惊蛇。”

“是,”二虎答应一声急匆匆的出去,去联络树林里的同志。

二虎一走,柴队长关好店门,上了二楼,来到窗户前,慢慢推开一条缝,向外面看去。

他看到一切都和彪子汇报的一样,只是多了些行踪可疑的人,这些人不像便衣,也不像鬼子探子,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呢?柴队长仔细的观察着这些人,极力想摸出这些人来路。偶尔,这些人里有人向商行这边看上几眼,便和身边的人低头耳语。柴队长明白有人在监视着商行的一举一动,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呢?为了弄清楚这些人的来历,柴队长决定再去找孙奎。

柴荣依旧是那身打扮,一路走去警察局。他发现这一路上,那些人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一直到警察局,那些人才离开。柴队长二次来警察局,到让孙奎吃了一惊。

“柴老板,不知二登我这三宝殿,是何事呀?”

“局座,您那些手下是在保护我呢?还是在跟踪我呢?”柴队长知道那些人不是孙奎的手下,为了弄清楚这些人的身份,只好先把脏水泼到孙奎的身上了,孙奎要想洗干净自己,就必须跟自己解释清楚,因为柴队长了解孙奎此时,还不想抛弃自己这个财神爷,他绝对不会放弃一个能让自己发大财的机会。所以,柴队长才二次找到孙奎。

“什么?保护?跟踪?柴老板是误会了吧?你我虽是初交,但我对柴老板可是以诚相待的,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孙奎说。

“这就奇怪了,既然不是局座派的人,还有谁会对柴某这么感兴趣呢?”柴队长故意沉思不解,又说:“局座,在这个地方,难道还有人敢在您的地盘上撒野?”

“老兄啊,你有所不知,敢在这里撒野的,不止是日本宪兵队,还有日本特高课呢。”孙奎又说道:“这个特高课简直就是狗鼻子,什么味道都能闻出来。当年川岛芳子在的时候,特高课就培养了很多优秀的间谍,现在的特高课大不如川岛时代了。”

“这么说,这些人隶属日本特高课?”柴队长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行踪会这么快就被鬼子给盯上,心里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