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来者不善 树上开花(一)

烽火战将  别烈  3775 字  2019-07-06 16:52 

正当轿夫抬起轿子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站住。”

轿夫忙把轿子落稳,这时一个皇协军小队长走过来,慢条斯理的问道:“你们这是打哪儿来呀?进城干嘛呀?”

小伙计忙上前,回道:“这是我们柴老板,我们从上海来的,进城做生意。”

“做生意?不对吧,让我瞧瞧,别是什么抗联的吧?”皇协军小队长一阵儿嚷嚷。

轿子里的人也下了轿,暗中摸出十块袁大头,微微一笑走到小队长跟前说道:“兄弟柴荣,刚从上海过来,就是做点儿生意,初来乍到的,以后还望军爷多多关照啊?”说着就拉住小队长的手,把十块大洋塞在小队长的手里。

“呦喂!原来是柴老板,久仰大名啊,柴老板的名声真是如雷贯耳啊,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柴老板要是真发了大财,可不能忘了在下哦?”皇协军小队长揣好大洋,一脸的堆笑,说着客套话。

在一旁的小伙计看在眼里,心中直撇嘴,敢情这位是个贪财的主儿啊?还久仰大名呢,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皇协军小队长揣好大洋,对待柴荣是一阵儿客气。

柴老板和小队长寒暄一会儿,又问道:“兄弟,不知这城里有啥好生意可做?还望兄弟给指条发财的路,在下绝不会亏待兄弟的。”

“瞧您,见外了不是,您发财了我高兴啊,哈哈……”小队长跟着附和“哈哈”一笑。

“兄弟,时间也不早了,在下还要进城打尖儿,少叙了,改日在下请兄弟多饮上几杯,以后就多叨扰兄弟了。”柴老板一抱拳说道。

“好说好说,只要柴老板用得着刘某,您尽管吩咐。”刘队长也一抱拳笑着回礼。

“哈哈,那在下先告辞了,咱城里见。”柴老板哈哈一笑告辞。

“好说好说,您走好,咱城里见。”刘队长眉笑眼开地哈腰摆手送几人进了城。

一行人来到悦来客栈,打发走两个轿夫,跟班的小伙计冲里面就喊:“掌柜的,有客房没有?”

一个头戴瓜皮帽的瘦小中年人迎出来:“请问几位?”

“两位。有客房吗?”小跟班回道。

“这位先生,真对不起,我们只有一间客房了,您看?”客栈老板无奈的说。

柴老板犹豫一下:“一间就一间吧,出门在外的,能将就就将就一下。”

“这位先生请跟我来吧。”客栈老板把两个人领到二楼的拐角处的第一间客房推开房门:“两位请进,看看中意不?”

“满不错的,可以了。”柴老板打量了一下房间,确实很满意,推开窗子就能把街上一览无余,房间四周对外面的视野角度还算不错。

“二位既然满意,一会儿我叫小二给你们送来开水,泡上茶,二位先歇着吧。”客栈老板说着转身下出去。顺手把房门也给带上了。

跟班小伙计刚要说话,柴老板打个手势“嘘”了一声,指了指房门口。小跟班明白了,他点着头鸟悄的走到房门口,屏住呼吸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果然那个客栈老板没有真的走掉,而是正偷偷地在听里面的谈话。小跟班冲柴老板竖起了大拇指,柴老板微微一笑。过了不一会儿,门外偷听的客栈老板见里面没啥动静,便轻手轻脚地下了楼。

小跟班一咧嘴来到柴老板身旁小声问道:“队长,你怎么知道他在外面偷听呢?”

队长:“二虎,你的经验太少。这个客栈老板不是什么好鸟,说不定这个客栈还是鬼子的一个暗桩,我们这几天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

“明白,队长,我尽量不开口说话。”二虎说:“队长,以后我们怎么办,这可是在鬼子的眼皮底下呢?”

“二虎,记住,以后叫我老板,千万要记住,不要给他们露出破绽。”队长嘱咐着。

“是,队长。不,老板。”二虎急忙改口道。“老板,这个城里咱也进来了,您看是不是也该先把肚子填饱啊?”

“呵呵,小子,咱不能光顾着填饱肚子,咱们也得出去会会警察局长,我们得在这里落脚扎根呀。”队长说道。

这时,店小二端着茶水敲门进来。

“小二哥,打听个事儿。”柴老板拉住店小二说。

“先生,啥事儿?您说。”店小二看来看门外,回头问道。

“小二哥,我向问一下,你们这儿的警察局长姓氏名谁呀?”柴老板问。

“哦?先生您是外地来的吧?不瞒二位,这地儿的警察局长是原抗联的一个姓孙的大官儿,头年就来这里当了警察局长。”店小二轻声说道:“老百姓都叫他孙子。”

这个得来不易的消息着实让两个人兴奋了好一阵子,正愁得没处下手呢,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柴老板也压低声音对店小二说道:“小二哥,你听没听过有个叫李华堂这个名字?”

“李华堂?没听说过,道是有一个姓李的,是那个孙局长的姐夫,但是这个姓李不在宽城子,好像在街里住,还是皇协军司令呢。”店小二的话,像一阵兴奋剂一样,两人来了精神,又问道:“你们老板和孙局长是啥关系?”

“他妈的,这个老小子,真不是东西,跟姓孙的是连襟,是姓孙的姐夫,听说也是抗联出来的,这个家伙忒坏,好些人被鬼子抓走都是他给告的密。”店小二非常气愤的说着。

就在这时,客栈的老板在楼下喊道:“小三子,快点下来伺候客人。”

店小二急忙边往外走边答应:“来啦,来啦。”

见店小二离开,二虎和队长互相看了一眼,队长皱着眉头琢磨着,二虎走到门口监视着外面的动静。因为李华堂和他的部下都是抗联九军的原班人马,对抗联部队的内部也了解不少,柴队长不能不考虑此次行动的隐蔽性。而且李华堂和柴队长还有一面之缘,至于李华堂能不能认出自己,柴队长没有把握,也不能去冒这个险。至于姓孙的那个局长,自己没见过,也不知道是谁,他对抗联知道多少还是个未知数。因此,柴队长决定从这个姓孙的下手,争取在姓孙的身上做足文章。

第二天,柴队长带着二虎,拎着上好的人参外带二百块现大洋,直奔警察局,他 要会会这个叛徒,探探他的虚实。

孙局长原是抗联第九军李华堂的参谋叫孙奎,仗着自己的姐夫的关系当上了一名参谋。李华堂叛变,把这个小舅子也给带出来了,还给谋求了一个局长的职位,这个孙奎是个酒色财气之徒,自从当上这个局长,他可谓是独霸一方,鱼肉乡里,百姓对他是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由于孙奎在第九军的时候官职比较低,所以他根本就不认识柴队长,更不知道东北抗联里有一个让鬼子闻风丧胆的柴老虎,显然他对柴老板的造访,没有放在心上。

当柴队长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还大大咧咧和柴队长一顿客套、两人寒暄落座。

“局座,柴某今日造访,是慕名而来呀。久闻局座威名,在下十分敬佩,初次来到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还要仰仗局座多多提携,多多关照啊。”柴队长礼貌性的寒暄了几句,然后看着孙奎的脸色。

“哈哈,哪里哪里,我虽说身为一方官员,但这个实际上是日本人说的算,我也得听人家的,看人家的脸色行事。”孙奎不知柴队长的底细,只好把球踢给了日本人。

“局座过谦了,局座的名声在外,哪个不知,哪个不晓,虽说这里是日本人的天下,但是日本人不是也要靠局座给他们打先锋吗。”柴队长奉承着:“局座,在下可是慕名而来呀,还望局座在日本人面前多多美言几句,也好让柴某在此有个立足之地,也后柴某定当厚报。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局座笑纳。”

一席话,把孙奎捧到天上去了,孙奎心里这个乐呀,见过有钱的主儿,就是没见过这么有钱的主儿,看柴队长这身行头,几盒上等特产还有那二百块现大洋,就知道柴某人不是个一般的主儿,有了这样的主儿在自己身边,还怕没有钱花吗?孙奎一边打量柴队长一边合计着怎么样在柴队长的身上捞油水。“哈哈,好说好说,既然柴老板如此慷慨,孙某自是鼎力相助,共同发财吗,哦,哈哈……”

“哈哈,那就多谢局座了。”柴队长一抱拳:“柴某,静等局座佳音,回头一定到府上酬谢局座。在下就告辞了,请局座留步。”柴队长见火候已到,便推脱有事务在身,和二虎离开了警察局。

那个孙奎还真为柴队长去了日本那里,不仅给柴队长和二虎办来了良民证,还给办了通行证,并亲自给柴队长送来。

柴队长一看孙奎亲自来到悦来客栈给自己送来良民证和通行证,急忙迎上孙奎:“不知局座亲自到访,在下有失远迎,失礼之处还请局座体谅,在下不胜感激了。”

孙奎“哈哈”大笑:“柴老板这是说的哪里话呀,我只是尽点儿绵薄之力而已。”

“今后,柴某可就仰仗局座了。”柴队长顺杆往上爬:“柴某初来乍到,还望局座安排一个安身之地,日后也好与局座共同发财呀。”

“好说,好说,但不知柴老板想做何种生意?”孙奎问道。

“不瞒局座,柴某绸缎方面比较有经验,可是不知道此地可有大店铺?”柴队长看着孙奎的脸色,又说:“我需要一个上下两层的店铺,呵呵,在下还想做珠宝生意,俗话说东方不亮西方亮,总有一方出太阳的,局座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呀?”

“哈哈,原来柴老板是个多面手啊,好说,你等我的信儿。”孙奎打着包票:“明天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